丝瓜影视app下载地址最新

劲实的腰际被女人柔若无骨的身体贴合着,本应该是美好的画面,可封行朗却感觉到了深深的寒意。从心脏的某处涌了出来,一直传导在了他的拳头上。

好像他的重拳,随时会打到女人的身上去!

封行朗虽说不似助手叶时年那般怜香惜玉,但也不至于对一个女人动用暴戾的手段。

对于女人,封行朗还是怜惜的!

在他看来,上帝之所以造出女人来,就是为了让男人疼爱。

但蓝悠悠却除外!

因为蓝悠悠的所作所为,跟‘歹毒’,跟‘蛇蝎心肠’已经完联系在了一起!无论她此时此刻多么的娇柔凄美,多么的楚楚可怜,都改变不了封行朗对她的看法!

封行朗深知:蓝悠悠是个能在瞬间之间把她自己伪装成任何角色的女人!

越美丽的东西,它的毒性就越强!蓝悠悠就是这样的一个毒性极强的美丽女人!

以封行朗此时此刻的心境,他真想回过手来掐死蓝悠悠这个女人,然后把她带到大哥封立昕的面前,让她给封立昕磕头赎罪。

封行朗想过好多种处置蓝悠悠的办法。但没有一种会是像她现在要求的那样:抱抱她!

这个女人,正用她染满自己大哥封立昕鲜血的手在拥抱着他!

凌晨3点 空无一人的深圳地铁

英挺的眉宇在慢慢的敛沉收紧,预示着封行朗身体中的愤怒因子正在慢慢的积聚。然后在濒临无法遏止的某个点爆发出来。

“阿朗……我知道很恨我……当我知道封立昕是大哥的时候,我就知道我们之间已经完了……我不求能原谅我……因为我在心目中早已经罪不可赦了对吧?但这些并不妨碍我依旧那么的喜欢!阿朗……”

女人泣声的喃喃细语,不知道她说的哪一句是真,哪一句是假。

唯一能感受到的,就是女人紧紧拥抱在他腰际的双臂,从来都不曾松懈过。

她一直紧紧的抱着他,一如那年夏天,那个洒满阳光的午后。她也是这么抱着他,毫不畏惧的盯着那些人……

缓缓的,封行朗松开了紧揪着助手叶时年衣领的手;然后慢慢的转身过来,温情的托起女人的下巴,让她正视着自己的眼。

他没有着急去追问女人那个幕后主使究竟是谁,而是仔细的查看着女人脸;用拇指的指腹,一丁点一丁点的拂去蓝悠悠美丽脸庞上的血污,还有一些尘土。

“瞧瞧这张脸,都不漂亮了!难道忘了,阿朗喜欢干干净净,香喷喷的悠悠公主么?”

封行朗的动作,柔情得几乎能掐得出水来。他睨看蓝悠悠的目光,同样柔情似水。

好像在这一瞬间,如同两个坠入爱河的情侣一样,正彼此的深深凝视着对方。

蓝悠悠的眼眸里,闪过片刻的恍惚:似乎时间真的可以回到那个从前。她跟他的第一次邂逅,腥风血雨,却又旖旎浪漫。

她跟他,真的能回到那个从前吗?蓝悠悠当然希冀她跟封行朗能回到从前。那个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起始点。所以她深深的凝视着男人的眼底,想从里面读出一些信息。

“宝贝儿,告诉阿朗,那个指使的人,究竟是谁?”

封行朗的耐心似乎还不够,只是几个轻抚之后,他就迫不及待的想从蓝悠悠嘴巴里获知那个幕后主使究竟是谁。

看得出,他并不喜欢与蓝悠悠太过的亲近。

一个双手沾满他大哥鲜血的女人,他又怎么可能会耐得下心去哄她呢!

尤其蓝悠悠还是一个心思如此细腻的女人。

在一瞬间,她便读出了男人用柔情遮盖下的仇恨两眸。于是,她立刻从刚刚的恍惚深情中缓过神儿来。原来男人的柔情,只是过是他想达到目标的某种手段。

只是这样的柔情实在是太短暂了!短暂到蓝悠悠还没能沉沦进他的温柔陷阱中,他就开始收网了。

如果再久那么一点儿,再深情那么一点儿,蓝悠悠觉得自己或许真的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。

这个男人,就是有这样的魅力!每每凝视他的时候,她都会有种幸福得像花儿一样的感受。

即便男人的眼眸里带着愤怒!也阻止不了蓝悠悠对这个男人所一直保持着的幻想。

她真的希望有一天,自己能披上洁白的婚纱,跟这个男人走进婚姻的殿堂,给他多多的生上几个孩子,围绕在他膝下,不停的叫他‘爹地’……

那画面,甜美得让她心醉!

可残酷的现实,不得不让蓝悠悠回归理智。她可是间接杀害他大哥封立昕的凶手,他怎么可能放过她这个歹毒的女人呢!他一定恨死自己了!

蓝悠悠在笑,笑得那么的明艳,即便身陷囹圄,也高贵得如王室的公主。

“阿朗,还没抱抱我呢,怎么就想问我话啊?没这么便宜!”

蓝悠悠依旧在笑。笑得那般的人畜无害。让人怎么也无法将她跟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联系在一起。

突然,封行朗的双臂收紧,女人便深陷在了他的怀中。被拥得很紧,紧得连呼吸都不再畅通。

“这样的拥抱,还满意不?”

封行朗也在笑。他的笑,满染着戾气。似乎在不经意间的下一秒,就会用暴力勒死这个女人。

“这么紧……太暴力了!我都没办法呼吸了!”蓝悠悠将头深埋在封行朗的匈膛上,娇羞的笑。

“那这样呢?”封行朗将双臂上的力道松开了一些。

“嗯……但还不够用情……因为我还没听到心跳加速的声音!”

蓝悠悠抬起头来,用自己的脸颊贴在了封行朗心脏的地方,深深的失落涌上凄意的脸庞,她带着轻轻的泣声问道:“封行朗,还有心吗?”

“快告诉我……那个人是谁?”封行朗已经有些烦躁起来。

他现在所做的一切,无疑就是想从女人的嘴巴里得出那个人的消息。对女人眷他的情感,他一概无视,更没有任何兴趣读知。

用封立昕的话说:除了仇恨,封行朗整个灵魂中已经装不下其它的东西。除了复仇,还是复仇。

“那个人……就是我啊!”蓝悠悠咯咯的笑出了声。宛如动听的黄鹂鸟,清脆又干净。

“蓝悠悠,t妈的耍我?”

暴戾之气在这一刻爆发开来,封行朗一把揪过蓝悠悠的长发,将她那张美艳的脸庞往后拉扯。

“快告诉我,那个人是谁?不然老子真会弄死!”

“我都已经说过了,那个人,就是我蓝悠悠!弄死我吧!”

蓝悠悠清楚的知道:如果自己告诉了封行朗,那么就等同于将封行朗送上了一条不归路。可她要他好好活着。所以,即便是她死,她也不能说。

“真以为我不会弄死么?”封行朗卡住蓝悠悠的颈脖,几乎快将她从地面上给提起。

呼吸被截断,蓝悠悠只是痛苦的能耐着;甚至于连挣扎她都忘了。

她深深的凝视着男人那张因愤怒而扭曲起来的脸,凄凄的微笑着。一直微笑。

蓝悠悠心想:即便是死,也要在这个男人眼里留下漂亮的容颜。

“朗哥,快松手啊……松手啊!”叶时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在蓝悠悠气若游丝的那一瞬间,他鼓足勇气冲了过来,“朗哥,她活着,立昕哥才能有被治愈的希望啊!”

不知道是叶时年哪句话打动了封行朗,最终,封行朗还是松开了手。或许正如叶时年所说的那样,眼下迫在眉睫的事儿,便是送大哥封立昕去美国做进一步的治疗。

如果他不肯去,或是不肯配合,那再精良前沿的医术,也是无济于事的。

自己又从封行朗的手中捡回一次命?蓝悠悠并没有因为刚刚的酷刑而难过,反而笑得格外的灿烂。

虽说带着咳嗽,带着急喘。

“封行朗,我就知道舍不得弄死我!喜欢我,对不对?”得以自主的呼吸,蓝悠悠又开始挑衅着封行朗的底线。

“是嘛……”封行朗拉长着声音,微微躬下他挺拔的体魄,轻悠着口吻:“不过这回真的想错了!我的确是舍不得弄死,但那并不是因为什么喜欢!而是我不想让死得这么便宜!”

“口是心非!”蓝悠悠带羞一笑。

她总是能在端庄的冷艳,和天真的纯洁中做着快速的变换。

但她也有真实的时候。就比如说刚刚:

她紧紧拥抱着封行朗的时候;

她贴脸聆听封行朗心跳的时候;

她说出那句‘但这些并不妨碍我依旧那么的喜欢’的时候……

“是不是口是心非,马上就能知道了!”封行朗接过叶时年递送过来的毛巾擦拭手上的污痕。

然后再将那条毛巾丢弃在了蓝悠悠的身上。似乎在表达他的态度:蓝悠悠在我眼里,就跟这个肮脏的毛巾一样!丢弃,只不过是迟早的事儿!

封行朗转过身来,似乎连一眼也不愿意去多看瘫软在地面上的蓝悠悠。

目送着男人挺拔的身姿离开了gk集团的地下储藏间,蓝悠悠那晶莹剔透的泪水,最终还是从她那张瓷娃娃般的脸庞上滚落了下来。

阿朗,如果当初代替去死的人不是大哥封立昕,而是我蓝悠悠,会不会也能像铭记大哥封立昕那样来铭记我?